23 June 2009

武吉公满村民上国会呈备忘录 慕魯基亚允调查山埃采金控诉



当今大马 王德齐 6月23日 下午1点47分

即时新闻:


尽管申请司法审核失败,但是彭亨州劳勿武吉公满(Bukit Koman)村民并不放弃抗毒抗争,今日浩浩荡荡到国会提呈备忘录要求政府介入调查。武吉公满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一行10余人,今早前往国会提呈备忘录给首相署副部长慕鲁基亚,投诉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的方式,危害村民的健康。


山埃污染水源或波及雪州武吉公满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助理秘书邱惠豪当场激动地控诉,他们担心山埃将会污染劳勿一带的水源,特别是当地许多矿场的地下水。他更警告说,一旦山埃污染水源,其影响深远,就连邻近的雪兰莪州也恐怕受到波及。“我听说雪兰莪准备向彭亨州买水,水源距离劳勿只是数公里的距离。”


促政府设专家委员会调查


工委会在备忘录中希望,政府撤回环境局允许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的决定,并成立一个专家委员会,来调查今年2月开始在当地出现疑似山埃的臭味,以及金矿公司是否根据大马法律和国际标准来处理这些有毒物质。他们希望,政府能够为金矿2公里范围内的居民,以及其他怀疑受到山埃影响的人士,提供详细的医药检查和治疗。


备忘录也要求,政府立即指示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在接受调查期间停止山埃采金。慕鲁基亚:周四召见各单位 对此,慕鲁基亚承诺,公共投诉局将会调查这项投诉,本身将在本周四拜访关丹时,顺道传召各有关单位,包括彭亨州环境局、卫生局和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了解详情。

3 comments:

Bukit Koman said...

看來,馬來西亞人民有望了! 因為他的辦事效率奇高!才短短的两天時間,就己名見了這麼多部門,並在短短的數小時裡理清那麼多事!我當初卻在熬了好幾個禮拜的夜才弄清小半桶水。難怪他可以當官。
慚愧。
我們只有一位專家來評估,而那位專家敢留下真名真姓真實身份給大家,那麼親愛的官爺們,你們口中所說的那些"卫生局、州环境局、州地质局、劳勿土地局、环保份子、媒体,以及数名公众人士"也請拿出真實姓名來!拿得出嗎?
學生在考不及格後老師也會讓他知道為什麼會不及格吧!
何況,這並不是單純的金礦業,它還渉及了大量致命剧毒!!!是否也該用管制化學物品的方式來审核此eia呢?

(他强调,经过山埃采金的用水,都会被排导到一个特定的湖内,确保有毒物质不会流出,危害自然环境。
“该湖用来收集化学物质,周围安装了防漏系统。就算一旦化学物质意外流出,金矿公司也准备了紧急应对的措施。”

以上的两句,命中要害。湖那麼大,怎麼安装了防漏系统?他們連到都沒到過實地,單單紙上談兵就能看清所有事?

果然,malaysia boleh.

反山埃委員會今早又起早摸黑地扑下吉隆坡會見一名有望可以救我們三千人一命的約會,況且慕鲁基亚並沒有告訴委員會們他們必須出席,單純的白發战士們就放心去做別的事,哪知慕鲁基亚卻會為他們的缺席而心生不快。
官爺們,這些白發战士們天天風塵僕僕東蹦西跑到處找人救命,來自鄉村的他們不懂人情事故,不懂江湖規矩,不小心踏到某人的尾巴一下,就被粘下不負責任的標籤,可怜。
我想,這是慕鲁基亚的辦事方式不對,委員會們不是他肚裡的一條虫,哪事能知道他要怎樣?起碼該約個時間談個細節吧?
下個星期又說要去"实地瞭解详情",下週有七天那麼長,哪一天去? 一天有二十四個小時,總不成天天坐在茶室等他吧?
可怜的白髮战士們,為了去國會提呈备忘录,千辛萬苦,卻被誤解成一場鬧劇。國會提呈备忘录那麼好玩嗎?唉。。。馬來西亞人的分析能力怎麼會這麼差?

BCY said...

首相署副部长和环境部长又把我们给买了!
阿俊,政府里面还会有人用良心做事吗?!
他们说绝对安全,万一泄露也有应对措施。

请问如何保障我们的安全?请问万一泄露又有哪一项应对措施?!

人民是生或死,不是由狗官随口来定夺!
而是,请公开式透明化的告诉我们,哪一份报告做了什么应对,来确保我们100巴仙是安全的!

如果他们有信心保证是安全的,我可以安排他们到张少平的家住一辈子,反正张斗士也已经被山埃害得家破人亡人去楼空了!

Bukit Koman said...

阿俊,
首相署副部长和环境部长又把我们给卖了!
政府里面还有良心吗?还有会说人话的吗?
他们说山埃采金绝对是安全的,即使万一发生泄露也有应对措施。

请问,经过哪一方面的证实是安全的?有哪一项措施可以担保不会危害人民的健康?有什么策划可以应对万一发生的泄露问题?!

人民是生或死,岂能单凭出于狗官的口头保证说了算!!

既然大家都认为是安全的,请他们一起搬到武吉公满住,我可以安排他们住在张少平斗士的独立式洋房,反正张斗士已经被山埃害得家破人亡人去楼空!!就保留这一块“发展中的黄金富地”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