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July 2009

吁赋皇委会最大权限 调查赵明福离奇死因

吁赋皇委会最大权限
调查赵明福离奇死因


马青副总秘书罗秋俊呼吁政府,赋予皇家调查委员会最大的法律权限,以调查赵明福的死因,而非只调查反贪污委员会的办案程序。

他认为,政府成立的验尸庭乃是画蛇添足,因为由推事主持的验尸庭权限不足。政府应将赵明福案,交由皇委会全权调查,这样方可服众。

罗秋俊在文告中,也强烈抨击反贪污委员会主席阿末赛益,发表推卸责任和不近人情的谈话,此举无疑使死者家属及公众火上加油。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长官,以及为了落实问责文化,阿末赛益应马上暂停职务,同时涉及的查案官也应停职查办,等待皇委会的调查结果。”

2 comments:

ANAK MALAYSIA SEJATI said...

转载:讓明福在天堂微笑!

文:欧阳文风牧师

我不认识赵明福,但自从他死亡的消息散播开后,我感到莫名的伤痛与不忿。我不敢想像他的家人,特别是他未婚妻的悲恸。虽然死亡是残酷的事实,可是我们还生存的人,可以选择不让他白死!

我从来不信我国有甚麽真正的反贪委员会,现在更是彻底绝望。除非反贪委员重组,除非确保它是中立机构,否则我再也不能信任它。巴生港口区州议员查卡利亚,还有前雪州务大臣基尔,这些人他们调查了吗?巴生自贸区的贪腐丑闻,他们查了吗?大道解密后种种莫名其妙的条例,他们查了吗?林甘司法丑闻怎麽了?这些他们清清楚楚、彻彻底底查了吗?

更大更重要的不查,却查7名民联雪州议员选区拨款,而且还是三更半夜问话,还有官员骂「华人笨蛋」,反贪委员是个病态变态的组织!反贪委员会主席,如果还有良知,应马上为此引咎辞职,接受调查!

我不能信任反贪委员会,我也很难信任警察。

〈独立新闻在线〉的专栏作者黄洁媚最近写了一篇〈奉旨吃人〉,列举官方数据(换言之,事实更多,因为我也不信任官方),从2004年至2008年,超过1800人在拘留所丧命,死因不外有三:「自杀、急性肺炎或心脏病,以及跌倒或遭其它嫌犯殴打死。」黄洁媚直接说「这是一贯藉口」、「简直就是天地不仁,杀人如草不闻声!」

在明福之前,最近有一印度人古甘一样死得突然又离奇,全身都是伤痕,简直体无完肤!

这些案从来不了了之。

你还能相信警察?你还迷信国阵政府?

我们选出来的政府,竟然可以容忍这种事一而再,再而三,甚至4年来共计至少1800宗地发生,好像做戏一样!我们的国阵政府,到底在做甚麽?所有的部长,如果还有种,应马上表态谴责这种暴行,否则就是制度化罪恶,和这些病态又变态的组织集体犯罪!执政党内的知识份子,如果还有一点基本的良知,不只是想做官想发财(是的,我怀疑你们个个都只想做官发财,因为我实在很难信任你们),就麻烦你们站出来表态,不要只看首相或会长或主席的脸色的做事,不要再拜势崇利,不要再干一些吮痈舐痔的下流事了!

这些在权力中心的读书人,如果就只会沉默,还是一幅奴颜婢膝的嘴脸,只会趋炎附势,管你是博士或部长,现在开始就不正眼看你,也不叫你YB,下届大选则要你好看!

明福是死于一种制度,一种连锁性的罪恶制度,如果我们不忿怒、不表态,我们是杀死明福的共犯!

明福可以不死,可我们恶质低劣的制度却令他死亡。如果我们因此忿怒,奋起改革,以后的人可以不必如此死去,以后千千万万的父母可以不必再流这种眼泪,许许多多的爱人可以不再心碎,明福在天堂必定微笑!

阿土伯 said...

Brother, what you and your boss thinking is different oh... Anyway, i support your.